selfish

一条有梦想的美术生咸鱼。

        韩信打了胜仗即将归来大臣们和刘邦正谈如何赏赐韩将军。

        “皇上,不如赏赐将军黄金万两吧。”

        “不,太庸俗了。”

        “皇上,那赏赐他良田万亩怎么样?”

        “他不缺地。”

        “皇上,那不如给将军找个将军夫人吧!”

         刘邦大怒,一拍桌子大声说:“朕堂堂七尺男儿又是一国之主,怎能下嫁于他,胡闹!”

         看着别人家的西皮除夕什么二十四小时接力热闹的很我蹲的坑已经快要冷死了(´;︵;`)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当云妹♂真的变成了云妹♀(一)

    all云大旗我来扛!!!子龙那么好吃!!! 有私设ooc一堆 雷者慎                   ————————让你们整天云妹云妹的叫,这下真叫出事了吧。
        这是一个及其平常的早晨,还处在睡梦中的赵云先生体内那倔强的生物钟逼迫着他和美好的梦境残酷地做了了断。赵云睁开惺忪的睡眼失神地望着天花板愣了个十几秒,他迷糊地砸吧砸吧嘴内心竟生出往日稀有的懒惰感。
        再躺个一刻钟,他这样对自己说。
        谁知,一翻身,扯得头皮一痛。
        他伸手一抓,却见满手缠绕的青丝。
        我的天。
        看着手中几缕墨色的长发,他心一惊,所有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
        "这是什么?"不开口不要紧,一开口的声音让他又是受到了一万点的惊吓。
        竟然是陌生的女声。
        他慌忙坐起身,一头墨色的长发更是如瀑般倾下。颤抖地伸出双手却发现这双手却也变得如此的陌生。比自己原来的手掌小了一整圈,原本日积月累磨出的茧子也消失不见了。赵云望着细白如葱段的指头有点想哭。
        我只不过是偶尔想赖个床老天你要不要如此惩罚我。
        自暴自弃地把手伸向了胸部。隔着里衣那隆起的软绵绵的触感让赵云的心一凉。再接着颤抖着伸进被子里,空荡荡的裤裆让赵云彻底跌入了谷底。
果然。
        完犊子了。
        堂堂七进七出浑身是胆的赵子龙在某天清晨变了性。
        赵云还是没法接受自己的变化,就在他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他听见他家主子在院里叫他。
"子龙?子龙?"刘备兀自在院里喊了几声,扶了扶草帽,心里颇有些纳闷地走向了赵云的厢房。
        他心想自己那平日里时间观念十分严谨的龙枪将军今日早上怎么莫名会缺席练兵场。
        莫不是病了?
        边想着边推开了那扇有些老旧的木门。
        "子龙啊,我说你……"刘备的目光跟着声音一同进了屋。一瞬间,原本挂着的柔和笑容在看见坐在床上的人儿时冻结在僵硬的脸上。
        我靠。子龙床上怎么坐着个姑娘。
        "咳咳……抱歉打扰了。"刘备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了一圈后尴尬地冲床上的那人笑了笑,迈进门槛的一只脚也收了回去,顺带好心地把门关上了。
        苍天有眼啊,我蜀汉真的不全都是基啊。
        "子龙啊,马上快晌午了,主公知道你还年轻精力旺盛,那也得悠着点哈。"刘备有些欣慰地喊了几句。                                                                                                  他转身刚准备迈着大步离开,又听得身后的门嘎吱一声,是屋里床上的那个姑娘开了门,刘备回头刚好和人家对视。姑娘长得是挺好看的,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熟悉的英气,身上的里衣有些宽大,领口大开着,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刘备自是知道不该往哪看。
         "我是赵云。"低沉但悦耳的女声响起,刘备一时间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毛病。
         "你说你是谁?"
         "赵云。赵子龙。"姑娘清丽姣好的面容坚定而从容。刘备眯了眯眼。"你就是子龙的妹妹吗?"他当然不会相信她刚才说的话。就像不相信阿斗说他没有偷看自己给孙尚香写的信一样。
         "主公,我真的是赵云。"姑娘的黛眉微颦,"还有,云没有妹妹。"
        "那你怎么证明?"刘备当然还是不相信。他不知道这个姑娘出现在子龙的房间里还说自己就是赵云的用意是什么。
        "你左屁股上有块三角形的胎记。"
        "你爱吃黄豆。吃多了之后在人多的地方放屁非要污蔑说是关大哥。气的他脸都红了。"
         "每次你跟孙夫人吵架把阿斗送到我这,阿斗都会给我讲你写的道歉信的内容。"
         "他说你有次写唔……"
         "行了行了……"刘备适时地捂住了眼前一本正经滔滔不绝的嘴。
        我的娘亲啊,她居然说的都对。
        难不成,我的一员猛将真的变成了个姑娘?
        姑娘眨了眨眼,刘备赶紧收回了手。
        "你真的是赵子龙?"
        "我是。"虽然是女声但透着赵云骨子里的波澜不惊。
        "你到底怎么了?"
        "云也不知道。"她耸了耸肩,尴尬地笑了笑。不得不说这个笑给了刘备会心一击。
         妈的有点可爱。
        "那么你是说你一清早起来就变成这个样咯?"两人到屋子里商量着该怎么办。
         "嗯……"                                                                                                                                 "这可不好办啊,"刘备摸着下巴不着痕迹地把性转后的赵云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你……变得彻底吗?"刘备犹豫着还是问了出来。赵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双手提着裤子,一脸认真地看着刘备说:"要不你摸摸?"刘备连忙摆手,心想要是赵云变回来后想起这个他这个主公摸过他,那见面不得尴尬死。而且,要是让孙尚香知道自己调戏下属,呵呵。估计连全尸都么得了。
         原本赵云就挺白,晒不黑的那种。现在变成了姑娘,更是细皮嫩肉,及腰的黑发有几缕垂在胸前,他,不对是她,现在正看着刘备。潭水一般幽深的眸里隐藏着不易察觉的疑惑与不安。
        "云怕……以后要是变不回来了……这般样子还怎么随主公驰骋沙场……"她缓缓坐下垂下了头,声音带着些颤抖和低落。
刘备一怔。没想到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赵云他最终想到的还是自己啊。
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嗓子眼。说不出也咽不下。
"你先穿好衣服,我们去问问诸葛军师。"他情不自禁地伸手轻抚着赵云瘦削的肩,缓声说道。
"嗯。"
————————
        "你怎么来说服我眼前的这个人是赵云?"诸葛亮打量着眼前这个衣着不合身的女子。"他真的是子龙,"刘备扶额,"我的那些【哔——】事儿,她都知道。"
        "就凭这个?嗤。"诸葛亮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及其不屑的哼声,目光却也停留在那个女子的身上。赵云被盯地有些不自在,便朱唇微启,"军师,""你被喜欢叫神机妙算天下第一我最牛逼拽俊帅诸葛是不是?"
         噗。诸葛亮吐出一口老血。
         我【哔——】
         这个外号我可是只跟赵云说过一遍啊,她怎么记得这么清。
         "哈哈哈哈,子龙你再说一遍……"刘备听了这个笑开了花,紧接着挨了诸葛亮好几扇子。
         "咳咳……好了赵云,我觉得你应该没什么问题,这应该是短暂性的性别颠倒症。"
         "我还能变回去的,对吗?!"赵云仰起头,"嗯……嗯只是时间问题。"诸葛亮故作镇静地摇着扇子。
性别颠倒症是个什么鬼啦,只不过是他瞎编的。他这个神机妙算帅诸葛还真的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先稳住她好了。
别说,赵云这个样子还挺好看的。变不回来就变不会来吧。大不了以后不叫什么龙枪将军叫蜀汉一枝花算了。——————————二部分应该是信云和吕云以及一大堆什么云_(:3」∠❀)_感谢食用(`・ω・´)ゞ

【信云】很短很短的一个脑洞片段x

RT.

原址贴吧*

自搬*

【冰恋慎*】

————————————

韩信温柔地捧起他的脸,动作轻柔地把粘在他脸上的发丝别到耳后。“我爱你呀。”他痴情地吻上那张至始至终沉默寡言的唇。舌尖探入紧闭的唇,木讷的舌头没有欢迎也没有逃避。

他的双眼已经凹陷了下去。湛蓝的头带隐藏在棕色的发丝中丢失了原来的颜色。韩信有些费力的拉过他僵硬的双手,十指相抵,不带一丝温度的掌心早已冰封了韩信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

屋子里空调的温度每天都开得很低很低,但是终究无法改变亲密爱人饱满新鲜的躯壳一天天干瘪腐败的现实。

日子到了。

你终将是要离开我了。
     
韩信亲吻着他僵直腐败的中指。一个月前韩信给他带上的戒指融进腐朽的皮肉里快要看不出痕迹。

眼角干涩得挤不出一滴泪,韩信亲吻着他的额头,紧紧抱住那具衰败的躯体。开口的声音失了往日的沉稳染上了不可思议的颤抖。

  “我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哪怕你葬入黄土之下,枯骨成沙。”

——————————

不好吃见谅诶嘿x